Sunday, November 1 2020

“小城?”

“姐姐,是我。爲什麼你的手機打不通?”

小城笑了起來,聽起來心情愉悅,後面那句話聽起來有些擔心。

樂好好解釋:“噢,我手機被你姐夫拿去修理了,所以才沒給你打電話。對了,你過的好嗎?咦,你怎麼知道這個座機的?”

小城:“姐姐,你怎麼還是那麼蠢啊。”

“不過,沒事,再蠢也是我姐姐。”

樂好好:“……”

好傷自尊心。

小城接着道:“我聯繫不到你,所以我打電話給了妙妙姐姐,是她告訴我的這個號碼。”

“好聰明啊!”

樂好好稱讚。

電話那邊似乎有什麼聲音傳過來了。

是討論的聲音。

“是甜甜嗎?”

甜甜是養母的大女兒。

年紀比小城大個兩歲。

片刻後,甜甜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姐姐,我是甜甜。”

甜甜以前很看不慣樂好好,自從家裏變成這樣之後,她就對這個姐姐改觀了。

如果不是因爲樂好好,她也不會有這麼好的學習資源。

樂好好不知想到了什麼。

“是不是你們在國外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

不然,怎麼感覺他們有點怪怪的。

甜甜道:“不是的。”

“那就好!”

如此,樂好好才放心。

並且囑咐着,“現在爸爸媽媽都在監獄,如果有困難一定要找姐姐和姐夫,知道嗎?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

甜甜頓了頓,急急忙忙的開口。

似乎有點不好意思。

“姐姐,以前都是我不好。”

樂好好笑了起來,心也柔了柔。

“沒關係噠。你們要在國外好好學習,知道嗎?”

那邊沉默片刻後,甜甜的聲音再度傳來。

“姐姐,這裏是國外,現在還沒到放假的點。我在想,國內快過年了,能不能——”

說着,她深吸一口氣,才道:“能不能幫我們去看看爸爸媽媽?雖然她騙了你的錢,但是……”

樂好好微怔。

徐慧和鄭世林騙的不是她的錢,而是顧慕璟的。

她又想到之前在審訊室的話語。

她對顧慕璟說,只要不讓她死,她就和他們再無瓜葛。

如果她去監獄,不知道顧慕璟會怎麼想。

“姐姐?”

甜甜叫了好幾聲之後沒人迴應,這才換了小城接聽。

“你還在嗎?姐姐。”

樂好好回神。

“我在的。”

小城道:“是不是讓你爲難了?如果不行的話——”

“你們不要多想,我會去看看的,你們一定要好好學習,知道嗎?”

本失落的小城在聽到樂好好的回答之後,變得十分的興奮。

“姐姐,謝謝你!”

樂好好無聲的笑着。

掛了電話,樂好好滿面愁容的。

她該怎麼跟顧慕璟說呢。

如果說了,顧慕璟會不會覺得她不守信用?

晚上,顧慕璟走進了房間。

“你今天好早。”

顧慕璟走過去,捏了捏她圓圓的臉蛋。

最近開始長肉了,臉蛋捏起來特別舒服。

對於這一點,顧慕璟很滿意。

“怎麼,不高興我早點過來?”

樂好好搖搖頭。

顧慕璟眸光落在她的粉嫩嫩的臉頰上。

“聽管家說,今天你接到了小城的電話?”

樂好好老實點頭。

“是啊。”

說完之後,樂好好便沉默了。

顧慕璟也是抿脣不語。

許久過後,顧慕璟才道:“我先去洗澡。”

“嗯,你去吧。”

聞言,顧慕璟微微擰眉。

他頓了頓,而後走進了浴室。

窩在顧慕璟懷裏的樂好好,沉思着該怎麼開口。

剛纔多好的機會啊,就這麼白白浪費了。

顧慕璟伸手關了燈。

樂好好鼓起勇氣,剛準備開口。

就聽見顧慕璟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還有一個多月就過年了,到時候我去監獄看看他們。”

樂好好一愣,而後就是一股感動騰昇而至。

神醫嫡女 “顧慕璟……”

她很感動,不是因爲她對養父母還有很深的感情,而是因爲,顧慕璟確確實實在爲她着想。

更是爲了,顧慕璟這麼輕易的猜出她的心思。

顧慕璟伸手拍了拍她的背,像是在哄她睡覺那樣。

“好了,早點休息。這件事我會去處理。不過,你不能去,監獄對你和小乖都不好。”

樂好好乖乖點頭。

她伸手將顧慕璟抱的更緊。

黑夜裏,男人一雙眸子暗流涌動。

他斂了斂眉,柔聲道:“乖,睡吧。”

“嗯!”

第二天,樂好好醒來,身邊已經沒了顧慕璟。

下樓時,見到了蕭巖。

“你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?”

蕭巖理所當然的道:“蹭飯啊,一早起來的。嘖嘖,現在這天真冷,尤其是你們郊區。”

末了,他很興奮的道:“說來,我還沒吃過阿璟做的麪條,今天我一定要嚐嚐!”

“呃?”

顧慕璟下廚了?

與此同時,顧慕璟從廚房端來了一碗熱騰騰的麪條。

樂好好笑眯眯的迎上去。

“過去坐好。”

“噢。”

樂好好依言。

見她雙眸亮晶晶的,顧慕璟亦是揚了脣。

樂好好拿着筷子正準備開吃,又吃的香噴噴的。

蕭巖不由得往後張望了一下。

“蓉媽怎麼還不端上來?”

跟顧慕璟認識這麼多年,他還從來沒有這樣的待遇。

話落,他便收到顧慕璟淡漠的視線。

“我這裏不是慈善機構。”

蕭巖:“……”

“你怎麼這麼小氣?坑了霍深那麼一大筆,你竟然還在乎一碗面?” 秦母聽到秦慕抉的話,立即勃然大怒:“怎麼?你爲了這個二婚女人,連家都不要了嗎?”自己煞費苦心,要維持秦家的聲譽,維護兒子的幸福,卻遭到他的不理解!

秦慕抉移開目光,淡淡的開口說:“有雨霏的地方,就是我的家。”他已經想好,過往的事再也不提,帶林雨霏去國外調養身體,順便散散心。

言下之意,自然是抗議秦母一次次的插手他們的事,否則也不會發展到這一步。

怒氣攻心的秦母捂住心口,回頭看向秦父:“你聽聽他說的是什麼話!”自己視作驕傲的兒子,竟然被林雨霏奪走!

暗暗咬牙,秦母下定決心,一定要查清楚孩子是否是秦家的血脈,不能讓秦慕抉陷在這女人狐媚中!

秦母明白,只有讓秦慕抉看清林雨霏的真面目,他才會理解自己的苦心。

繞開秦慕抉,秦母走到醫生面前,不容置疑的開口說:“請馬上安排親子鑑定。”

這讓一衆醫生犯了難,並非醫學技術的問題,而是這種行爲有違人倫常理,他們是救死扶傷的職業,從沒做過這種事!

秦父再次開口控制局面:“不需要親子鑑定!”於情於理,他們都做不出這種事!雨霏還深陷昏迷,竟然在這裏懷疑她的清白,真的是欺人太甚了。

秦慕抉和父親站在同一戰線,淡然的聲音開口吩咐:“小鄭,安排各位專家休息。”這件事,到此爲止。

秦母回頭,對秦慕抉怒目而視:“怎麼?我說的話,你沒聽到嗎?”慕抉被雨霏迷住心竅,自己必須要揭開林雨霏的真面目!

秦慕抉立場堅定的迴應:“我絕不同意。”看到林雨霏昏倒在血泊之中,秦慕抉早已經後悔萬分!他絕不可能一錯再錯,放任秦母傷害雨霏。

誰知秦母冷哼一聲,對秦慕抉說:“既然如此,你們就搬出秦家!”她狠下心,一定要說服秦慕抉。

秦慕抉心中一震,他極重感情,方纔的話也只是向母親表示決心,沒想到秦母竟然真的趕他走。

秦母見秦慕抉不做聲,開口追加道:“從此以後,無論我們生老病死,都和你再無關係!”

秦父開口制止她說:“不要再胡鬧了!”

秦母秀目圓睜,堅持着自己的要求:“如果不查出真相,秦家就沒有你這個孩子!”

秦慕抉豈是會被輕易威脅的,他明白,母親只是誤會了林雨霏,今天才會對她用盡手段。

雨霏在國內孤身一人,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,但自己卻誤傷到她,深深的傷害到她!

現在,如果自己不保護她,她該怎麼辦?她已經受盡委屈,決不能再傷害到雨霏!

至於母親,以後可以慢慢從中擀旋,解除對林雨霏誤會。

打定主意,秦慕抉狠下心腸,冷聲對小鄭說:“先送二位回家!”

秦母大驚失色,慘聲看向秦父:“你聽到了嗎?他真的爲了一個女人不要我們了!”竟然連爸媽都不叫了,秦母的怒氣夾雜着傷心,渾身都瑟瑟發抖。

秦父無奈的看着秦母,半是勸慰半是責怪:“你何必要讓慕抉爲難!” 晚上,雷御風沒有回來吃晚飯。

慕一一倒覺得正合心意,吃了飯又把自己關在書房裏,繼續小心謹慎的尋找着。

完了,她打了電話給付雲好。

“一一,什麼事啊?”

Sunday, October 18 2020

快步走到餐廳,餐桌上並沒有像往日裏擺放了早餐,空蕩蕩的。

“琪琪還沒起牀嗎?”她邊呢喃着,邊走去敲徐琪琪房間的門。 “琪琪。”她隔着門喊了聲。 許久都沒有聽到一點迴應。 白芨直接打開門,走了進去。 房內窗簾緊閉,光線昏暗。她走近牀一看,被單鋪得很平整,琪琪不在。 “這麼早就出門了嗎?”白芨納悶的咕噥着,懷着疑惑回到自己的房間,正打算拿手機打個電話問問看,視線掃過梳妝檯的時候,被上面放着的一張a4紙吸引住了目光。 她記得她並沒有在梳妝檯放什麼a4紙啊。 走過去拿起來一看,上面寫了幾行字,娟秀的字跡,她一眼就認出是琪琪的。 小白:  […]

Continue reading

Friday, September 18 2020

鳳羽珩笑道︰“下人為我們做事,我們縱是不能給他們像主子一樣終日吃些魚肉,但最基本穿的結實保暖還是得做得到的。就像六哥說的,人本不分貴賤,下人盡心盡力侍候主子,主子就也該有良心。”

玄天風點頭,對此很是認同,“這才是人們該有的生活。”說完,又在這院子里看了一圈,然後問她︰“弟妹可急著回去?” 鳳羽珩搖頭,“不急,今兒要在這里陪孩子們吃過晚飯才走。” “我也不急,不如弟妹帶著我在這莊子前後看上一圈可好?我行這一路就听聞濟安郡主在城外開了個莊子,不但收留孤兒教授醫理,還開荒種地,甚至收了周圍很多田地來。不瞞弟妹說,為兄很是好奇。” 玄天風是讀書人,回京這一路,越是臨近京城這傳聞就越是听得多,漸漸地對這莊子也好奇起來。再加上今日踫巧救下兩個要來投奔的孩子,便干脆一路打听著親自送了來,就想看看這個傳聞中的地方究竟是怎麼個模樣。  […]

Continue reading